公交父女的苦辣酸甜

发表时间:2015/7/13 8:52:46 点击量:3260

爸爸张新全,1980年从老家焦作来到郑州成为了一名公交车驾驶员,方向盘前一坐就是34年,老实本分的他不仅是一位出色的公交车长,同时也是一位负责任的好父亲。女儿张苗苗,2007年毕业后到郑州参加工作,现在是郑州BRT郑汴路站的一名站务长,继承了父亲的勤奋和努力,2014年她荣获郑州市“三八红旗手”。父女二人把人生所有的汗水洒在了绿城,但由于岗位不同,虽然朝夕可见,却没有一起回过老家。这个“父亲节”他们约好,要一起回老家看妈妈和奶奶……

  小时候,见面时爸爸的样子是陌生的,不见时他的样子是熟悉的

  张苗苗说,爸爸一个月仅多回家一两次,每次都是趁着周末倒班时,周六下早班回去,然后在家里住一晚上,再赶回郑州上下午班。小时候脑子里总是记得爸爸回家后抱起她高高举过头顶的情景,可是爸爸真回来了,只有吃饭时能闲聊几句,很快爸爸又要离开。

  爸爸很勤奋,从没有请过假。也很好说话,线路上谁有事要调班他都满口答应。电话里,妈妈说的最多的就是注意安全,自己从小就明白爸爸安全开车对这个家是天大的事。

  “来郑州后,我从不敢坐爸爸的车,就是怕他分心,每次在站牌看到爸爸,总是挥挥手,提醒他开车慢点,自己再等后面的车。”张苗苗说,家里人总是提心吊胆的,经常算着爸爸下班时间给他打电话,生怕那边出现什么状况。

  “初二那年的冬天非常冷,一次爸爸回来给我买了一件玫瑰色的羽绒服,我一看标签竟然三百多块。爸爸亲手给我穿上,那个冬天一点也不冷”张苗苗回忆说,爸爸非常节俭,每年冬天他都是套着妈妈手织的毛裤和一件我也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的薄棉袄。每次握着爸爸冰凉的手问他冷么?他总是笑着摸摸我的头说,“我怕热不怕冷!”

  宿舍的独自等待和寒夜的一晚热粥,是父女间短暂而又百感的交集

  2007年,张苗苗毕业后来到郑州参加工作,当时和父亲一起同住在公交职工宿舍。不过,虽然同在一层楼里住,但父女二人却很少有机会见面。张苗苗每天早班5:20起床上班,爸爸5:00就要到调度室发动车辆。由于工作忙,二人很少一起逛街,有时甚至连吃饭也不能凑到一起。

  “来到郑州后,调度室里的叔叔阿姨们,谁见了我都说爸爸很不容易,让我一定要好好孝顺爸爸。”张苗苗说,虽然大家每到关键的时候都欲言又止,但从他们的字里行间里,我想象的到,爸爸一个人在这里是多么坚忍的活着。他从不把遇到的困难告诉家里,他从不会在生活上很好的照顾自己,为了省钱他肯定不只一次吃馒头夹咸菜……

  “爸爸工作很辛苦,如果是晚班,要到深夜12点才回来。”张苗苗是个懂事的孩子,她知道线路运营紧张,爸爸上晚班根本没时间吃晚饭。于是每次她都是提前煮好粥,然后自己坐在床上静静的等着楼道里传来脚步声。如果时间晚了,他就开始坐立不安,“可能真的有心灵感应,每次我感觉不对,都会穿上衣服到调度室等他,每次都大大小小的会有些状况。”在郑州工作后,张苗苗亲睹了父亲工作的艰辛,深夜的一晚热粥,熬制的不仅是祝福,更是对父亲平安归来的期待。

  时间辗转,岁月总会向幸福流去,去年张苗苗结婚了,丈夫是B15路上的一名优秀车长。“真没想到自己也会嫁给公交车长,看着妈妈为爸爸操了一辈子的心,有时候真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怎么样……”张苗苗说,关于结婚的事,父母不算支持,但也没有反对。他们只是要求丈夫要稳稳开车,给我幸福!